湖南幸运赛车071037
您的位置:首頁 >焦點新聞 > 正文

信仰的生意:一張圖看懂少林寺商業版圖

來源:2014-11-13 10:48:32

  見到釋永信時,他正在方丈室和助理談論少林寺一些設備的整修。

方丈室位于少林寺西院,房間一角坐著4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他們邊品茶邊等候。釋永信見有陌生人進來愣了一下,雙手合十念了聲阿彌陀佛。聽完自我介紹,身披紅褐色僧衣、坐在太師椅上的少林寺方丈微微一笑:“想采訪我什么?是因為最近普陀山要上市吧。這事我不愿意談,當初少林寺上市事件,就讓我很惱火。”

  近五年前,正是最早力主少林寺商業化的釋永信,對登封市政府和香港投資為少林寺選擇的“上市”道路投下強硬反對票。以普陀山、九華山、五臺山為首的宗教名山再陷“上市”風波,有關部門均宣稱上市目的是發展多元化旅游經濟,上市計劃里不包含寺廟資產和景區門票,承諾商業不會侵犯宗教。更早前少林寺和法門寺夭折的“上市”計劃里則包含景區門票。峨眉山旅游則于1997年就已上市,包含景區門票,當時標榜發展多元化旅游經濟,但如今最主要收入依然是景區門票。

  1982年電影《少林寺》熱映后,禪宗祖庭開始卷入商業化大潮,現年47歲的釋永信是首席推手。佛門已告別傳統意義上的清凈,如今更有與金錢至上的資本市場結盟的趨勢。宗教商業化之路是否走向歧路?少林寺商業化已成雙頭怪獸,讓中國第一爭議名僧疲于應付。讓我們走進深山古剎,看看利益各方正在如何熱鬧博弈,對當下沸沸揚揚的寺廟經濟有何借鑒?

  三年前,少林寺陷入一場上市紛爭。2009年12月27日,香港中旅[7.94%]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港中旅)和登封市政府所屬嵩山少林文化旅游集團有限公司,合資成立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下稱港中旅登封公司),注冊資本為1億元,港中旅占51%股份,雙方規定合資年限為40年。合資公司負責包括少林景區(以少林寺為核心)、嵩陽景區和中岳景區在內的嵩山景區的管理和經營,以少林寺為主的各種文物資產不納入合資公司經營范圍。嵩山景區營業收入今后全部收歸合資公司,這些收入中,少林景區門票占絕大部分。然后合資公司再將每張100元門票收入返還30元給少林寺。此前少林景區門票收入,僅少林寺和政府兩方分成。

  登封市政府何以將利益分給外人?當地政府希望借助港中旅來改造登封市旅游經濟,延長游客停留在登封的時間,拉長旅游產業鏈條,單純景區觀光旅游盈利有限,1986年少林景區游客達到247萬,此后再未有突破;另外港中旅承諾未來三至五年內通過各種方式和渠道投資8億到10億元人民幣,也是誘惑。而港中旅則看上了少林寺的品牌價值。“這里資源很好,發展卻很落后,潛力很大。”港中旅登封公司總經理錢國平此前一直在香港總部工作,憑著20多年從事旅游經濟的經驗,他相信少林寺可以創造無限價值。但外界非常警惕港中旅想借助少林寺品牌圈錢,有媒體披露,成立合資公司的前提是擬定2011年實現合資公司——港中旅登封公司上市。登封市委宣傳部某不愿具名人士向《商業周刊/中文版》證實了這點:“確有此事,但不是少林寺上市,是少林景區這塊資產上市。”

  輿論普遍反對“少林寺上市”,以為登封市政府要將少林寺并入上市公司,這將會侵害少林僧眾和信教公民的宗教感情以及參加宗教活動的合法權益。少林寺商業化的首席推手釋永信更是首當其沖反對,“少林寺上市的可怕程度,比1928年火燒少林寺還要厲害”。雖然少林寺本身不能上市,但合資公司業務收入的最重要部分即門票卻與少林寺相關;另外合資公司借用了少林寺名號和無形資產。如果合資公司上市,相當于少林寺“被部分上市”。登封市政府最后表示:合資公司將完全按照國家法律法規進行上市安排,不會將包括少林寺在內的任何國家級或者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作為經營內容,因此也不會將這些作為資產用來上市。

  如今少林寺還會“上市”嗎?釋永信說:“這個你得去問政府、港中旅登封公司和嵩管委。”上述幾方均稱目前嵩山景區管理太混亂,暫不考慮上市。無論怎樣,登封市政府和港中旅登封公司以后如想上市,將遭逢更大麻煩。2007年國家已經頒布規定,各大景區最大收入來源門票收入不得計入上市企業收入(登封方面解釋說2009年時沒太在意),這對門票占據絕對以上收入的港中旅登封公司來說無疑是個噩耗。更讓上市顯得遙不可及的是,以少林寺為中心衍生的多重利益間,從過去到現在,都在進行非常混亂的博弈。

  “這里太復雜,遠比你想象中的復雜。”釋永信感慨道。

在登封政府和港中旅合力做大少林寺這塊商業蛋糕時,二者之間微妙的關系也逐漸凸顯。按照協議規定,少林景區的行政管理仍然由登封市嵩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下稱嵩管委)負責,港中旅登封公司負責經營,以此來實現行政管理和經營管理的相對分離。

  港中旅登封公司首先對少林景區、嵩陽景區和中岳景區實施經營、營銷、財務、人員和管理“五統一”,此前三個景區分別由少林管理局、嵩陽管理局和中岳管理局經營管理,上邊是嵩管委監督。如今三個管理局600多名員工全部納進合資公司,管理局被取締。少林管理局某不愿具名領導變為合資公司某部門部長,“我回家睡個覺,就相當于降了四個級別”。

  像他一樣具有干部身份的員工有100多人, “沒有一個企業像我們這樣復雜,員工身份就有好幾種,干部身份、企業員工身份、企業員工享受事業單位待遇身份、臨時工身份等。”錢國平說他在20多年公司生涯里前所未見,經過和登封市來回溝通,最后這些員工的干部身份得以保留,但上述少林管理局領導并不滿意,“很難再往仕途上走,哪還有心思工作”。

  錢國平得意的一點是把過去行政式管理轉型為規范企業管理,但結果工作變得難以推動,2年時間里他的頭發全白了,更焦心的是,還得應付作為政府代表的嵩管委。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嵩管委領導向《商業周刊/中文版》表示,港中旅登封公司管理少林景區以后,并沒有實質性投入,曾承諾投資8億至10億元也沒有到賬。

  “不投入,就想等著賺錢。”他抱怨說。錢國平介紹說,2010年港中旅對少林景區投入500萬元,用于辦公設施改造、景區設施維護等;2011年投入1800萬元;2012年至今,在景區整改方面投入2000萬元;另外還償還了少林景區之前所欠銀行7000萬元拆遷債務;一些大的投資項目由于受報批程序影響,未能按原計劃全部實施。旅游小鎮項目土地已批,初步計劃一期投資12億元,未來十年投資超過25億元,“前提是這些項目順利獲得批準”。

  據港中旅登封公司提供的數據,2010年,嵩山景區游客人數比2009年增加30%,營業收入2009年為9000萬元,2010年增加到1.7億元。2011年,游客人數比2010年增加20%,營業收入接近2億元。利潤方面,2009年末嵩山景區賬面上顯示利潤為1000萬元左右,2010年景區利潤增至3200萬元,2011年繼續增加到3810萬元。錢國平認為,正是由于港中旅的進入,使得嵩山景區在游客人數和營業收入方面都達到了歷史最好水平。上述少林管理局領導并不認可這一成績。“少林寺每年本來就有30%的自然增長率,沒有港中旅也一樣會增長。”他表示,港中旅總部就派了3個人過來,基本上沒什么變化,還是原本的人在做事,只不過換了個名字罷了。

  嵩山景區營業收入大幅增長,但嵩管委則在叫苦。據上述嵩管委領導透露,去年嵩山景區近2億元收入,1億元給了港中旅,1億元給了嵩管委。“看起來給我們蠻多吧,但我們財政竟是赤字。”他苦笑著說。支付給嵩管委的1億元中,按約定協議需將約6000萬元返給少林寺;嵩管委還需支付給登封市文物局、宗教局等單位至少3240萬,另外嵩管委員工工資加上每年接待等費用至少2000萬元……港中旅登封公司2011年3810萬元利潤的49%屬于嵩管委,加上這部分,嵩管委稱自己最后還有赤字。

  “目前嵩管委就是個空殼子,說起來是領導整個景區的正處級單位,但是港中旅引進來后,基本交給它管理了,沒有實質性權力。”該領導表示。

  一頭是港中旅登封公司和作為登封市政府行政管理代表嵩管委矛盾,一頭則是少林寺和登封市政府的糾葛。

普陀山、五臺山等佛教名山都存在和政府的博弈,但往往政府處于主導地位,而釋永信是嵩山當然掌門。嵩管委的一位員工和我隨行去少林寺,“老實說我很怕去少林寺,非常不愿意帶你去”。他說寺院和尚一聽是嵩管委的人經常不讓進,“讓我很沒有面子”。

  每當少林寺拿著官方發布的游客統計數字去結門票賬時,往往會被告知“那是對外宣傳的”,實際人數要打折扣。于是少林寺在廟門口自己加裝了檢票裝置,專門派僧人負責二次驗票。釋永信多次提出免除少林景區的門票,讓信徒進出自如。但門票收入曾是“少林寺上市”計劃中最穩定的收入,上市計劃因少林寺反對最終擱淺,門票這塊唐僧肉政府無法割舍。“這就是釋永信在玩游戲,我們如果同意門票只收70元,免掉支付給少林寺的30元,但以后不給少林寺分成,釋永信又不同意。”登封市委宣傳部某不愿具名人士認為所謂免門票只是釋永信造輿論,“少他一分錢他都不愿意”。

  雙方的地位隨著時間推移出現微妙變化。少林寺剛起步時,釋永信和師父去市里反映問題,等一天也不一定能見到市領導;2006年普京到訪時,只有釋永信和其平起平坐,據說一位當地領導試圖把座位與釋永信并齊,結果被普京的保鏢架住。在和一些地方官員合影時,釋永信也開始出現在中間位置。現在的釋永信有著特殊的身份: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河南省佛教協會會長、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釋永信已經不再任由我們擺布,少林寺就是他個人的天地了。”上述登封市委宣傳部人士表示,釋永信跟政府博弈時占據著絕對強勢地位。

  少林寺和港中旅登封公司也互有摩擦。釋永信說,前不久寺廟大門晚開了半個小時,港中旅登封公司就受不了跑過來理論。因為該公司很清楚,不參觀少林寺,只在景區轉轉,沒有人會愿意買張100元的門票。“目前與少林寺相關的方面沒有一個是超越利益的。在利益面前矛盾很難統一,無法調和。”該人士說。

  利益紛爭導致各方無暇管理,直接危機就是前不久少林景區面臨5A級景區摘牌的命運。2011年10月下旬,國家相關機構對少林景區進行暗訪復核,服務質量和環境質量都存在問題,12月4日,少林景區被下達整改通知。錢國平稱,有的是歷史遺留問題,有的是他們無權管理,如景區的流動商販不少是少林寺附近的村民,當時拆遷時和政府就存在利益糾紛。

  “很多人認為此次摘牌是少林寺的問題,其實有些問題真不是少林寺管得了的,少林寺管理權限僅在寺廟門之內,門外就干涉不了。”少林書局總編輯李陽泉說,他原是《中國青年》雜志記者,采訪結識釋永信后皈依,執著佛珠靜靜盤坐著和我說話。今年大年初二起,嵩管委負責整頓少林景區,4個月后復查通過了5A級審核。“出了問題交給我們來負責,我們管理好了,又得把權力交給港中旅登封公司,這憑什么呢?”上述嵩管委領導說。

  復雜局面讓錢國平心力交瘁。“現在完全不考慮上市,將來也不考慮了。”錢國平剛知天命,他稱已萌生退休念頭。

  釋永信反對“少林寺上市”,但一直沒有停止少林寺本身商業化。

就目前內部機構設置看,少林寺稱得上是一家架構完備的集團化企業。少林寺旗下既有專門的外聯處、寺務處、少林寺網站等機構,還成立了一系列商業化運作的公司。

  1998年,少林寺成立中國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河南少林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目前已拿到45個類別、200多項商標的注冊證書;此后少林寺還成立少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文化產業開發和經營,并相應進行少林寺品牌的授權與管理;隨后作為股東之一成立河南少林寺食品發展有限公司。近年來,少林寺的商業版圖還在不斷擴張,開始伸向醫藥、電子商務、出版等眾多領域。少林寺品牌的商業化路途上,釋永信非常前衛。2008年5月22日,少林寺開起淘寶店,銷售產品既包括禪修用品,還包括注入少林僧人元素的創意產品,甚至還有售價高達9999元的《少林武功醫宗秘笈》。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代表處負責人田健弘向《商業周刊/中文版》強調,和少林寺有關的公司,寺院只出品牌,不去經營,不去拉廣告,合作方有收入后再給寺院做一定功德,但金額有限。

  “其實少林寺根本就沒有特別主流地參與到商業中去,更主要是在宣傳少林文化。”李陽泉說。少林寺的困局在于,它走出去的每一步,往往都被冠以商業化的帽子,人們只關注它從中得到哪些利益,而遠非它的苦心,“師父是一個擁有大智慧[0.00%資金研報]的人,如果你真的交給他一個公司,他一定會運營得很好,但他并沒有把少林當公司來運營”。

  但釋永信標榜為了弘揚少林文化的目的,在一些人看來就是個幌子。釋永信也有了各種各樣的頭銜:精英和尚、少林寺CEO,很多人認為釋永信的生活不像僧人,風光過頭。“現在和尚也參與進來開公司,名義說為創造品牌,誰信呢。”在上述匿名登封市委宣傳部人士看來,少林寺申請商標保護是為了壟斷獲利,現在的少林寺已是個企業集團,而非佛門凈地,“你和尚念好經就行了,要那么多錢弄啥”?也有人士指出,釋永信反對上市,根本原因在于怕自己的控制力被削弱。

  對于外界質疑少林寺商業化,佛教在線總干事安虎生對《商業周刊/中文版》說:“不能以是否商業作為一個核心評判標準,寺廟本身一些商業化的行為很正常。做什么不要緊,關鍵是做完了之后利益歸誰,只要利于大眾就都沒有問題。”他表示佛教堂在中國古代經營已經非常成熟,寺院既收租也做買賣。釋永信曾公開表示少林寺的門票收入70%用于寺院建設,20%用于僧人的生活,10%用來做慈善。釋永信覺得沒有必要澄清,“佛教教義中說,是非以不辯為解脫,我們只往前看,有些事情靠時間和空間來解決”。但由于外界的輿論壓力太大,近年來釋永信開始有意往回收緊商業化的步伐。

  商業化好比雙截棍,即使是盛產武林高手的少林寺,舞弄不好,也會傷人傷己。在商業化道路上越走越遠的釋永信,最終與同樣推崇少林寺商業化的其他力量成南轅北轍之勢。釋永信本人亦被卷入俗世洪流,無法自拔。

  中國已非山林佛教時代,且寺院土地房產均非宗教社團所有,僧人無法靠田產、地租和香火維持生計,須尋找新的生存模式和生活方式。

“只要佛教的信仰及其弘法利生的原則不變,農禪并重可演變為工禪并重,或演變為商禪并重。不反對寺廟道觀引進先進社會管理方式,但反對以營利為目的,把寺廟道觀承包給公司、個人經營的行為;反對宗教活動場所以任何形式上市。”華東師范大學宗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對《商業周刊/中文版》說。

  但如今信仰已成一門生意,利益各方都想通過宗教搭臺吃唐僧肉,信仰正在迷失。近些年來,地方政府紛紛發掘和經營本地的文化資源,幾乎所有的宗教場所、名人故居,都變成政府眼里發展旅游業的經濟性資源。承包寺廟已成為一些旅游景區見怪不怪的現象,投資人與政府職能部門簽訂合同后,前者擁有規定期限內的寺廟管理經營權,向后者交納一定的承包費用,再通過香火等收入賺取利潤;少林寺稍有不同處,在于他們自身對商業化更有話語權,但輿論對其商業壓倒宗教的質疑并未削弱,而因政府、商人、少林三方決戰嵩山上市之巔,更讓公眾哀嘆佛門難凈;如今宗教更有集體被裹挾進資本化洪流趨勢。中國現有經批準開放的宗教活動場所將近14萬處,其中佛教寺院33000處左右,道教宮觀大約9000處,伊斯蘭教清真寺大約35000處,另外還有天主教教堂、會所6000處左右,基督教教堂、聚會點56000處左右。對上述情況,李向平非常擔憂,如果這些神圣之地成為一些人的生財之路,后果不堪設想。

  對于當初“少林寺上市”風波,李向平說根源在于權力尋租手段綁架了少林佛教,使少林寺陷入順應景區的商業市場之中。少林寺作為文物所有權歸國家所有,少林寺僅有經營權和使用權。但所謂國家所有,概念很空泛,政府就可以進入。寺產歸屬界限不明,導致少林寺無法獲得自主自治的權利,這就使地方政府得以隨意宰割食用少林寺。而在國外,寺廟全部是自主管理,自主經營,政府無權干涉。

  李向平認為,本來一個佛教信仰者的宗教生活是否純正健康,與一座寺廟的存廢沒有直接關系。“寺廟上市”風波,雖然相關法規和官方承諾都強調跟宗教資產本身無涉,但依然讓大家看到了宗教資源的公益性質正在被異化。從表面上看,這是地方政府為了經濟利益,但從深層次來說,這左右了無數公民的信仰方式。因為這種做法,將會控制中國社會中各種神圣資源的配置與使用。“寺廟的危機,同時就是信仰的危機。民眾對此有爭議,正是覺得長久以來的信仰或信仰象征被商業所玷污了”。正因為此,“寺廟上市”風波,才會嚴重傷害佛教信仰者的感情,甚至有可能顛覆中國宗教的基礎。

  和我聊了一會,釋永信起身示意我可以離去,房間正坐著的4個中年男子有點等不及了。“以后再來關注我們,說不定你會換一個話題。”他雙手合十,念了聲阿彌陀佛。

網友點評
湖南幸运赛车071037 极速时时精准计划 赛车最牛5码计划 英国五分彩怎么下载 山东时时开奖记录 鸿运来彩票下载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同步 新时时中3走势图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时时彩七码选号方法 内蒙古体育彩票中奖结果